01-23

2020

  贾赦与贾政两府的矛盾,是贯穿于《红楼梦》始终的一条很重要的主线。因为不满贾母偏向弟弟贾政,贾赦与弟弟贾政一直是貌合神离,时刻不在处心积虑地与贾政一府争权夺利,倾扎排挤。“鸳鸯拒婚”一事看似贾赦荒淫好色,想来个老牛吃嫩草,其实不然,一个隐藏的原因是他发现贾母偏心。贾母是贾府最有钱的人,如果她一偏心,以后在分钱的时候,势必多分给贾政,而少给自己。鸳鸯是贾母的贴身丫环,除负责贾母的日常起居之外,还掌握着贾母钱箱的钥匙,对贾母的钱财了如指掌。贾赦迫不及待地提出纳鸳鸯为妾,主要是防止自己的资产流失,并借此控制贾母,打压贾政,夺回在家族里的权力。一招不成又生一招,在“痴丫头误拾绣春囊”一回中,邢夫人借助“绣春囊”事件,打压王夫人在贾府内的威望,同时也离间了王夫人和王熙凤之间的关系。从而造成“惑奸谗抄检大观园”,闹得大观园鸡犬不宁,风声鹤唳,也使贾府女孩子们的这片清洁之地风雨飘摇,从此走向了“各奔腾”之路。这期间,虽然贾赦一直未露面,和强娶鸳鸯一杵,此次抄检亦由邢夫人出面,但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贾赦的影子。如果不是为的折腾贾政,他决不会允许自己的夫人这样做的。贾赦身为荣国府的爵位继承者,不是从整个大家族的利益出发,而是为了一已私利,器量狭小,与自己的兄弟相争相斗,致使祖业败尽,家族消亡。使整个家族最后落得个“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”。

01-23

2020

页面,推荐使用这种方法 exit(); } ?>